正在载入数据
如果30秒钟内没有加载完毕,请您刷新网页!
温馨提示: 为了您能够获得更好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下载 Google Chrome (点击这里就可以下载) 访问本网站 (下载链接 由新浪提供 请您放心下载) !

正在阅读: 白艳妮警花少妇

前言:本文纯属意淫,小弟在此并无藐视警官,传播淫邪的目的,仅仅是分享一些fantasy的想法,就当聊斋看吧,用于缓解工作压力。现实生活中的女人要比男人想像的强势很多!

(1)主奴丝袜X市,吕新的私人别墅中。

由于今天是周末,所以警局放假,但是对于白艳妮,李丽霞和于霞来来说是没有周末的,这不,今天一早,她们连同丽霞的妹妹,李青霞四个姐妹奴被吕新一个电话叫到了一块。眼前的白艳妮日显丰腴,展露着成熟的媚态,光看脸蛋就可以看出是个保养极佳的贵妇,但是,此刻她那淫靡的装束却和雍容高贵的脸庞格格不入,进别墅时所穿着的性感蕾丝胸罩已经被吕新剥去,取而代之的是SM皮革紧身上衣,双乳处更是裸露在外面的,傲然挺立,都说女人的乳晕就好比是树的年轮,像白警官这样的熟女,在吕新现有收藏的几个丝袜女奴中,乳晕是最大的。由于刚刚被吕新挤过一杯鲜奶,两颗乳头正兴奋地勃起,露出迷人的粉红色光晕。两条被灰色超薄水晶袜包裹的美腿摆出优雅的姿态,对于吕新这个小淫魔来说,40岁以上的熟妇也没少玩过,对于这个年纪的女人,吕新更喜欢让她们穿上灰黑色的袜子为他足交,因为灰色和熟女的格调更搭配一些。自从成为吕新的丝袜美奴,白艳妮的那双美脚就成了他的私人财产,被亵玩了不知道多少遍。白艳妮此时正靠在吕新的怀中,双脚分别踏在吕新的两个膝盖上,小脚赤裸,没穿高跟鞋,美腿被折成M型,吕新的手自然没闲着,有规律地进出着白艳妮的小穴,发出滋滋的水声,还时不时伸进她的小嘴,命令她把淫水吸干。

而吕新正前方的方形茶桌上正跪坐着三位女人,屁股坐在脚后跟,用膝盖和脚尖承受着身体的重量,脚掌朝后,三个女奴正是三霞计划的三位女主角,李丽霞,李青霞和于霞。来别墅时穿过来的衣物杂七杂八地散落在地板上,她们身上只穿着超薄肉色长筒丝袜,丝袜很紧,又是肉色超薄型号的,如果不是脚尖处的颜色加深丝袜袜尖和大腿处的蕾丝花纹袜口,还真看不出她们穿着丝袜呢。三个女人年纪相仿,阴户却是一个比一个肥厚,此刻袒露的小穴面对这它们共同主人的未知调教正兴奋地颤抖着,都分泌出了可观的汁水,甚至滴到了茶桌上,三女的双臂都在后背被一双小号黑丝紧紧套住,动弹不得。

‘这就是最新研发出来的主奴丝袜,你可以试试效果。’于文轩正在仔细地观察茶桌上的三个女人,对吕新说道。吕新也十分好奇,于是命令李青霞从跪坐的姿势站起来,让李丽霞和于霞不要动,李青霞自然不敢违抗命令,由于是优秀的舞蹈教师,平衡感很好,即使双手背丝袜套住,李青霞也能稳稳当当地站起来。就在这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李青霞左右的于霞和李丽霞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李丽霞的动作站了起来,由于恐慌都发出了呜呜的娇声,整个过程完全复制了李青霞的动作,不带一丝拖沓。三人的动作整齐划一,令吕新叹为观止!

‘这就是主奴丝袜的功效,那个舞蹈老师身上穿的是主丝袜,另外两女警身上穿的是奴丝袜,由于电磁力的传播,只要按下我手中的遥控按钮,奴丝袜上的材质会完全复制主丝袜的运动轨迹,当它们被穿在女奴的身上时,一个女奴的动作可以带动其他众多女奴的动作,只要女人的体重不超过130斤,被强制套上奴丝袜的女人只能乖乖地听从穿着主丝袜的女人而不得不做出和她一样丢人的动作,这对用于调教女人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这就是科技的力量!’于文轩滔滔不绝地讲授着主奴丝袜的原理,俨然一名严谨的科学工作者。

吕新此刻的兴趣也被挑了起来,他放下怀中的白艳妮,命令李青霞做出芭蕾舞的一个舞步并走上前去细细观摩,三个女奴同时抬起了右脚并搭在左脚边上,高高踮起脚尖,由于李青霞是个芭蕾舞教师,该动作也完成的完美无缺,仅仅用脚拇指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并紧紧夹住双腿,但是另外两个女人内心却暗暗叫苦,由于没有一定的舞蹈功底,不一会儿,脚尖的酸痛就隐隐传来,痛苦不已。但吕新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他陶醉地欣赏着三双肉丝美脚,由于丝袜本身就小一号,因此三双丝袜脚被绷得十分紧致,五个脚趾之间紧紧地挨靠着不容易分开,白嫩的肌肤,青色的血管,甚至还有刚刚分泌出的脚汗和淡淡的脚臭都让吕新欲罢不能,他一把握住李青霞潮湿的脚板,并用拇指指甲慢条斯理地刮起来,没有吕新的命令,李青霞也不敢乱动,只能硬忍着保持踮脚的高难度芭蕾舞步,只是脚底板因为汗腺不断地分泌出汗液而越发潮湿了。由于主奴丝袜的传导作用,于霞和李丽霞也同时感受到了脚底板的瘙痒,嗯啊地叫唤起来,吕新不断地变换着挠痒的花招,有时划着圆圈,没多久又写着十字,三位美脚奴脸上都憋出了细汗,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终于,吕新整个手掌都贴住了李丽霞的脚掌,紧紧地搓揉几下后,充分感受到脚汗的丝滑,并忘情地将手凑到鼻子跟前闻了又闻!

值得一提的是吕新的下个目标是,韩冰虹。因为中远集团所做的勾当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因此在白道中有内应做保护伞是十分必要的,而高洁,也仅仅是吕新以及中远集团所做的第一步而已。韩冰虹是即高洁之后被委任的中远集团项目的调查者,因为上头对高洁所采取的消极态度十分不满,而高洁自从沦为吕新的女奴后则是被吕新所胁迫,与吕新成了一丘之貉,不得不采取消极怠工的方式,甚至有什么消息还给中远集团通风报信。韩冰虹是个比高洁更有能力,更富正义感的工作狂,同时,也比高洁长的更加漂亮,更重要的是,她也有一双美丽的小脚,遗憾的是她常年奔走于工作,对打扮很不用心,根本不屑于去吸引男人的目光,连短丝袜都很少穿,都是穿普通女孩穿的白色棉袜,更不要说什么裤袜了。而这些,吕新自然都了如指掌,变态恋丝恋袜狂吕新一想到韩冰虹在自己面前伸开大腿心甘情愿的穿着自己为她精心挑选的丝袜的画面,内心就激动不已,三个月,这是吕新给自己定的期限,三个月就让你主动乖乖地帮我足交......

(2)高洁最后的反抗高洁的临时公寓内。

高洁此刻内心十分紧张,她正对着电脑,和一个女性头像的QQ不紧不慢地在聊天着,而对方正是高洁的昔日战友兼闺蜜韩冰虹!

‘我劝你不要接手这个案子,情况非常的复杂。’

‘为什么,你不是前一阵子和我说有头绪了么?’

‘总之,我是为你好!这里面的所牵扯的关系不是你能掌握的过来的,我已经深深的陷进去了,作为昔日的好姐妹,我不希望你也被连累!’

突然,另一个头像在右下角闪烁了起来,是一个名叫专治丝袜女的QQ号,如果放大头像,可以看到这个头像竟然是十只女人的脚!各自穿着不同颜色的丝袜,脚尖冲上,脚底冲前,硬是挤满了整个头像的画面。高洁心中一颤,只怕是吕新又有什么任务了!高洁连忙打开了对话框。

‘高洁啊,难得看到你在线啊!快把摄像头对准你的下体,我检查下你有没穿丝袜!’

‘是,主人!’高洁把摄像头的角度调了调,此时的她,按照吕新的要求穿着紫色的连裤丝袜,大腿很丰满,紫色开档的透明丝质丁字裤仅仅地勒住高洁的阴户,从中探出两根塑料线,一直连接着别再腰间裤袜里的跳蛋开关,依稀可以听到嗡嗡的震动声音,肥涨饱满的阴唇湿漉漉的,黏在裤袜上抖也抖不掉。

‘把镜头对准你的丝袜脚,然后脚掌对脚掌摩擦,我要听到丝袜摩擦的声音!另外,把袜尖撕破,我要检查你的脚趾,这双破了没关系,下次我让艳妮给你双好的,保证上面沾满我的精华,气大味足!艳妮穿了一个月都没舍得洗呢!’身为吕新的丝袜爱奴,高洁基本就是不断换穿着不同款式的情趣内衣,并在上面留下成熟女体的分泌物再交还给吕新。

高洁此刻又羞又气,本以为忍一忍就行了,想不到还有这么多花招,强忍着从下体传来的快乐信号,脸色涨红,但她又不敢违背吕新的命令,毕竟她还是有许多很不雅的视频被吕新所掌控,更重要的是她的姐姐也成为了吕新要挟的资本。随着一声呲啦,自己撕破了袜尖,露出了红色指甲油涂抹的脚趾,高洁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脚伸到摄像头前,深吸了一口气,继而两只脚掌紧挨在一起,拚命地左右摩动起来,十根白里透红的脚趾一张一合,丝毫没有了平日的成熟端正。视频另一旁的吕新看的是血脉膨胀。

此刻高洁脸上的表情是沉醉迷乱的,仅有的一丝悲伤和愤怒也渐渐消失,对于吕新的调教她已经渐渐沉迷,高洁连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是个丝足爱好者!而且对于同性之间的性爱已经不再排斥,给吕新的其他几个女奴足交,口交已经是家常便饭,高洁甚至意淫过韩冰虹的丝袜美腿,这些龌蹉的思想一度让高洁陷入恐慌,而这,恰恰是吕新作为SM调教翘楚的高明之处,不仅仅是高洁,白艳妮就不用说了,李氏姐妹和于霞也和高洁一样,对同性丝袜脚和阴道分泌物产生了畸形的依恋,而对于男性,她们只服从于吕新一人,吕新的一个电话,一个撩拨都会让她们兴奋不已,调整到最佳的XX状态,但是对于其他男性会产生厌恶感,丝毫提不起任何兴趣!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吕新,此刻正悠闲地欣赏着电脑前的视频。

高洁高潮了,确切地说是喷阴精了,摩擦丝袜脚到高潮。然而,对一个正常女人来说,自我慰藉的方式有很多,但是自己摩擦双脚到顶峰一定会让很多人咋舌,这也是让高洁感到羞耻的地方。其实,在高洁摩擦丝袜脚的同时,阴户也会更剧烈地受到跳蛋的挤压,相当于一个正反馈,这也是高洁误以为是摩擦丝袜脚高潮的主要原因,和许多男人一样,当一个女人高潮泄精以后,头脑会清醒一阵子,高洁此刻就是,她打了一个激灵,立马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告诉好姐们韩冰虹自己的窘境,即背叛吕新!

‘冰虹,听我说,你要十分小心那个叫吕新的年轻警官,他是个恶魔!’

‘真的吗?高洁,其实我也对他注意很久了,他和中远集团有着很深的渊源,你能把你掌握的资料亲自交到我的手上吗?我就在Y市,做动车的话很快就能到的!’韩冰虹此刻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内心已经惊慌失措!

‘好吧,我请假两天,明晚到你家!现在我的行程不由我控制了,两天已经是极限了,我会到你家,说清着一切的。’

‘嗯,放心吧高洁,我在家等你,我相信我们以后一直都会是好姐们的。’敲完这一句后,韩冰虹不由地长吁了一口气。

高洁刚刚关掉和韩冰虹的对话框,就收到了吕新的新指令,‘高洁,把你的阴精涂在你的脚趾上,然后对着镜头吮吸。’

‘是,主人,不过我有一个请求,我要请两天假......’

‘请假啊,可以。’镜头给到吕新,此时的他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在他身边不远处还有个神秘的女子,可以想像的得到,作为吕新这种近乎变态的恋丝恋足者SM爱好者,这个女人会好受到哪里去?只见她的全身被白色的连体丝袜包裹,双手托住胸前的双峰,拇指和食指更是捏住了自己的樱桃,头上套着性感红色蕾丝内裤,内裤的裆部还打湿了一大片,紧贴着这位神秘女郎的鼻子,然而她却不得不用力呼吸,因为她的嘴里塞满了丝织物,嘴巴则是被黄色胶布贴的严严实实!她难以置信地盯着吕新的手提电脑屏幕,看着高洁对准镜头双手抱住左脚,俯身颔首并且舔舐着自己的脚趾。这位神秘女郎此刻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全身紧绷动弹不得,俨然成为了待宰的熟肉。

猜猜她是谁!?

(3)‘神秘女郎’卖身吕新打了一个哈欠,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走向了身边的神秘女郎,慢拖拖地撕掉了她嘴上的黄色静电胶带,用手指夹出了女郎嘴里的一条内裤,一双棉袜和一条红色连裤袜。那内裤和棉袜是本来就穿在女郎身上,被吕新绑架后给塞嘴里的。还没等女郎缓过劲来说话,吕新紧接着给她戴上了一个红色的塞口球。女郎此时双眼通红,眼角还挂着泪花,吕新见状赶紧将那双沾满口水的棉袜左右手各拿一只,为女郎擦拭起来。结果可想而知,女人的脸颊被沾满了自己的口水。

‘好了,我们这边也要开拍了,为了纪念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我决定拍一个视频以作留念,男主角是我,女主角就是你啦,韩冰虹大美人!’没错,吕新身边的神秘女郎就是韩冰虹,原来,吕新早在今天早上就带着白艳妮和李氏姐妹骗开了韩冰虹的家门,并在短时间内制服了韩冰虹,这对吕新这种老江湖来说的确是小菜一碟。对韩冰虹,吕新也是给够了意思,一照面就招呼她装扮上了刚刚研发出不久的主奴丝袜,韩冰虹被强制穿上了白色连身袜,是奴丝袜,而主丝袜穿在白艳妮身上,高洁托乳的动作完全是复制白艳妮的。而吕新自己的手上也带着一双丝质手套,显然也是一双主丝质手套,而它的奴丝袜则是另外加套在韩冰虹脚上的一双黑色五指袜,丝袜前端是5个分开的丝质脚趾套,分别包住韩冰虹的每个脚趾,毕竟手和脚的形状相差挺大,吕新特地调节了主奴丝质手套和五指短丝袜的映射比例,韩冰虹和高洁的对话是吕新用手在他的手提电脑上敲字,但韩冰虹由于双手被迫抓着自己的奶子,只能用穿了奴丝袜的丝袜脚在自己的电脑键盘上复制吕新的敲打动作,一字不漏地将吕新要将的话敲打给高洁。为了调整好韩冰虹丝袜脚和键盘间的相对角度,吕新和艳妮可使排练了好久才调整好的。被套上奴性五指短丝袜,冰虹的双脚就像被施展了魔法一样变得灵活无比,每个脚趾按下键盘的动作铿锵有力,精准无误,引来了吕新的啧啧称赞,但是韩冰虹却没有丝毫没赞美后的喜悦,有的只是无尽的屈辱。尽管韩冰虹卯足了劲想要阻止自己的丝袜脚趾对键盘的敲打而不让高洁上当受骗,但是丝毫没有办法。

一手抓着脚踝,一手剥下了韩冰虹的五指袜,吕新对一旁的白艳妮说道,‘现在我把她的控制权交给你了,一切按照剧本上来演吧。’白艳妮任重道远地点了点头,吕新走向了负责灯光的李丽霞,抬起她的一只脚,只见一只黑色长筒袜老老实实地被剥离到了吕新的手中,吕新也不嫌臭,直接套在脸上,撕了两个出气孔,李青霞负责拍摄,之前穿来的大红色连裤袜被韩冰虹用来堵嘴了,吕新看了看觉得少了点什么,就把地上沾满韩冰虹口水的裤袜给李青霞穿了回去。

‘各位姐姐们,你们现在可以把小穴里面的丝袜去除啦,交到我这。’原来,三个女奴的阴户里都被吕新恶作剧地塞进了一根电动按摩棒,按摩棒外面则套着肉色的短袜,吕新将三根按摩棒放在地上,剥下了三只湿漉漉的肉丝短袜,‘真香,拿在手上都能揉出白沫了。’吕新小心翼翼地将其中的两只套在了韩冰虹的那双犹如玉彻的白丝美脚上,穿丝袜的过程还不忘揉捏着肉肉的脚底,最后吕新再鼻尖凑过去,隔着丝袜动情地闻了起来,韩冰虹只感觉脚心有一股温热的鼻息,酥酥麻麻的,很别扭。

调情归调情,正经活还是要干的!

‘Action,start!’

吕新扮演的丝袜蒙面男嫖客走向了韩冰虹,而韩冰虹此时在镜头旁边白艳妮的控制下正站在原地,不时整了整身上连身袜的褶皱,完全看不出是被人操纵着身体像极了嫖客和鸡之间的搭讪。

‘韩小姐,你的丝袜脚很漂亮,穿的这么浪是要勾引我吧,请问丝袜脚交一次多少钱?’

韩冰虹由于嘴上带着塞口球无法应答,只是对着吕新伸出了3个手指。

‘哦,300,这么便宜,那表演自慰一次多少钱呢?’

韩冰虹又伸出了3个手指。

‘样样三百啊,那请问韩小姐,内X一次该不会也是三百啊?’

只见韩冰虹仅仅摆出了一个手指。

‘不会吧,只要100,果然是个骚货啊!那我这三种服务全要啦,你先自慰吧。’

此时的韩冰虹看了看拿着摄像头的李青霞,委屈的泪水打满了眼眶,这根本不是她的本意,绝对是一场阴谋,是旁边的白艳妮按照剧本穿着主丝袜在控制自己。但是李青霞很聪明,她特意把镜头从韩冰虹的脸蛋调到了下体,不让这个bug显露在视频中,观众只会以为这位韩小姐又为成功地做成一单交易而感到欣喜。

自慰可是白艳妮的拿手好戏,一听吕新授意,白艳妮就活动开来了!而韩冰虹此刻也算得到了她的这位白前辈的真传,搬来了两张半米高的椅子,二话不说,一只丝袜脚踩一只椅子,并极力张开双腿,丰腴的大腿呈现M形,蹲在两把椅子上。吕新觉得女人,特别是穿上丝袜的成熟女人在蹲着的时候格外迷人,因为这样女人腿上丰满的白肉就会最大程度地撑开丝袜,使得丝袜变薄。韩冰虹左手撑开阴户口,右手先是用食指划着圆圈,不一会儿,手指上的白色丝套就湿润了,继而是两根手指的揉动,慢慢转变为一进一出,白艳妮的技巧娴熟,连李氏姐妹都在她的手下变得服服帖帖,韩冰虹又如何能抵挡呢?摄像机里面的韩冰虹半蹲着,屁股随着手指一上一下有频率的抖动着,呜呜嗯嗯的叫声不绝于耳。才过15分钟,两张椅子之间的地板以及流满了鸡蛋清状的温热液体,韩冰虹几乎失去了意识,快感来的太过强烈,整个阴户湿津津,黏糊糊的,最终,在吕新的眼神示意之下,韩冰虹随着白艳妮站下了椅子,整了整凌乱的头发和连身袜的褶皱,对着吕新深深地鞠了一躬。而韩冰虹由于太过紧张,在整个过程中连放了好几个响屁,引来吕新的阵阵偷笑。

第二幕,足交大戏即将上演,由于韩冰虹的脚上刚刚被吕新套上的肉色短丝袜上的分泌物几乎全粘在在椅子上,变得有点干,吕新嫌不够湿润,于是命令韩冰虹站在了刚才两把椅子间的‘鸡蛋清’上,不断旋转着脚丫子,好让脚底板的每一个部分都充分沾满水水,以达到润滑的作用。并对着镜头表示会加50快钱的小费。一般的性工作者也是有尊严的,断然不会为了50块钱而那么做,但是韩冰虹却做了,如果这段视频曝光,观众大概会大吃一惊,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要为了这么少的钱做这么丢人的事情呢,但是毕竟‘嫖客’不是一般人,是吕新!再漂亮的女人也没得选择。在保证了脚底的润滑功效之后,韩冰虹走到了吕新的跟前,坐在地上,伸出了自己的双脚,脚尖蜷缩绷紧,用柔嫩的脚掌心包裹住眼前这位‘嫖客’的肉棒,夹紧,退去包皮,做着来回抽插的动作,虽然透着双层丝袜,但吕新还是看到了粉嫩的脚掌,在不断的加速摩擦中,吕新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精液射向了韩冰虹的丝袜脚......

第三幕,内X,遗憾的是此时的吕新也吃不消了,昨天晚上一个人大战李氏双霞已经让吕新够呛的了,就是铁打的身体也有个极限啊,但是吕新已经达到了目的,他从钱包中掏出了100美刀,折成一个爱心桃的形状,塞进了韩冰虹开档的私缝,满意地拍了拍圆润的屁股,对着镜头竖起了大拇指。而韩冰虹则温顺地翘起了美臀,任由吕新的揩油,还以双脚为圆心,屁股扭动了起来!有了这段韩冰虹‘卖淫’的视频,对这个女人的初步控制进行的还算顺利,接下来的秘密调教就水到渠成了。随着吕新一个停止的动作负责拍摄和灯光的李氏姐妹和担任此次视频的真正女主角白艳妮也都松了一口气。

韩冰虹内心又羞又气,并且十分恐慌,高洁的摩擦丝袜脚和舔脚视频她也全程目睹了,自己又被胁迫拍下了这么丢人的视频,算是把柄被人抓住了,韩冰虹此刻内心不断地寻找着求救的方法,并不断安慰自己要镇静,再镇静。吕新彷彿看出了韩冰虹要耍什么诡计,对白燕妮使了使眼神。思考中,高洁突然感觉屁股一阵刺痛,意识到挨了一针,渐渐地大脑一片混沌,迷迷糊糊中只感觉身上的丝袜被脱去,双腿不知又被套上了什么颜色的丝袜,然后是被抱进了温热的浴缸中,靠在吕新的胸膛里,失去了知觉......

(4)背叛的惩戒高洁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开了韩冰虹家的大门,门开了,但是映入眼帘的白艳妮还是让高洁吓了一跳,突然之间,高洁内心深处有了不详的预感,要知道,今天高洁来见韩冰虹可是带足了吕新的罪证和自己的口供,而且穿的也是平常的白色棉质内裤,更没有穿高跟丝袜,这每一条都违背了高洁当初和吕新的赌约,走进屋子,果然,吕新那个色魔就坐在屋子的沙发上,而在吕新的怀里赫然躺着自己的姐姐——高敏!只见高敏紧闭着美眸,头靠在吕新的胸膛上,胸脯随着呼吸有规律的起伏着,吕新此时给高敏做出把尿的动作将高敏的大腿高高拉起,腿上自然少不了吕新钟爱的丝袜了,吕新这次给高敏穿的是粉红色的吊带袜,带着吊袜带的紫色内裤中间被剪刀剪出了一个圆洞,两片阴唇从圆洞中被拉扯出来,正往下淌着浓白色的液体——吕新的精华。

‘你,你对我的姐姐做了什么?’

‘哦,你来了,等你好久了,我只不过帮你姐姐在浴室里洗了个澡,我可是洗的很认真的,保证全身上下都没有污渍,不行你看,说着吕新竟然将手指捅进了高敏的菊花,扣挖了一会,深处手指摆在高洁眼前,’干净吧!之后我又给你姐姐换套了衬得上场面的服装,并帮她把精液流干净,我也是怕你姐姐怀孕啊。不过高洁啊,是你毁约在先可怪不得我啊,不过你放心,我就玩这一次,给你个警告,你姐姐至始至终睡得正香,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今天客串一下我的女奴,明天还是你姐姐!‘

高洁此刻什么都不顾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央求起来,‘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求你放过我姐吧。’

吕新却不理会高洁的哀求,他站起身,把高敏靠在沙发上,然后一把抓起高敏的丝袜左脚,在袜尖撕破了一个圆洞,距离刚才内射有15分钟了,肉棒又挺起来精神,他先是挺进了那个撕破的圆洞,然后将高敏的右脚也抓过来,夹住了左脚,做好了冲刺的准备。莎莎的摩擦声不绝于耳,吕新的肉棒正感受着熟女脚底的温热,脚底的纹路和丝袜的质感的摩擦让吕新感觉非常舒服。射精的快感从小腹传来,吕新立马调整好角度,将马眼堵着高敏充满肉感的脚底板,又是几炮,但此时的高敏还浑然不知,只是脚心的敏感令这位丝袜熟妇嗯啊的叫了几声,听着像是醉人的梦呓。

高洁此时跪在地上,不知所措,吕新却是不慌不忙地打了个响指,韩冰虹的卧室门开了,此时的韩冰虹正坐在一辆婴儿车上,被李丽霞推了出来,嘴巴塞着奶嘴,头上也带着婴儿帽,眼神充满了恐慌,当然,一个成年女性根本坐不进婴儿车,韩冰虹仅仅是屁股陷了进去,两条黑丝大长腿跨在了婴儿车的外面,丝袜美脚无力地耸拉着,双臂用手铐铐在身后。高洁见到如此情景,不觉双腿一软,瘫坐在地板上,而吕新却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因为他知道,对高洁的调教,总算彻底完成了。

次日,高敏家。

高洁有点担心姐姐,就去看望了下,昨晚吕新就履行诺言将高敏送回了家。

毕竟高敏家和韩冰虹是一个市区的,而且高敏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高洁啊,你今天来也不和我提前说一声,我也好准备几道菜欢迎你啊,昨天好险啊,我下班回来走着走着就昏迷了过去,幸亏遇到了一个叫吕新的片警,小伙子人不错,还很热情,把我救醒了还用专车送我回家呢,这年头还是好人多啊!幸亏我女儿昨天恰巧在她美术老师家补习过夜,不然让她一个人在家如何是好。’

高敏浑然不知自己昨晚是如何被吕新这个恶魔亵玩的,还对吕新很感激,这让高洁内心又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哀,此时她已经完全屈服了,再也没有了抵抗的想法。

姐妹见面话特别的多,高敏这时却是打量到自己的妹妹高洁腿上穿着粉红色的吊带袜,这和印象中那个严肃认真的妹妹形象完全不符啊,更令这个做姐姐的大跌眼镜的是高洁的左脚袜尖处还破了个洞,丝袜脚踝处还有一块块不知道是什么肮脏的东西凝固成的白色斑点,不禁皱了皱眉,但是想到是自己的妹妹,质疑的话到了嘴边也就咽了下去。

自然,高洁腿上的这双长筒吊带袜就是姐姐高敏昨天被吕新猥亵时穿着的,吕新对高洁的惩罚之一就是不准洗这条长筒袜,而且要连续穿一周!这令一向有洁癖的高洁来说又是一个磨难。不过好在至少保证了姐姐的安全!因为吕新的一句威胁让她不得不穿,‘嘿嘿,高洁,你不穿,就让你姐姐高敏穿!’

高洁面对姐姐质疑的目光不禁面红耳赤,但又实在不好说些什么,就找一些无聊的话题岔开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小姨,你真不讲卫生,你的袜子都那么脏了怎么还穿啊,还有阿姨的脚真臭!?’天真无邪的小外甥女这是开口道。

‘你这小妮子真是没大没小,怎么跟阿姨说话的啊?’高敏瞪了小女儿一样,但这话却让高洁更加地无地自容。

‘铃铃铃’正当高洁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韩冰虹打来的,高洁连忙躲到阳台去接

‘喂,高洁吗,我是冰虹,吕新主人说已经帮你请好假了,他要带我们几个去XX山庄特训半个月,我刚刚也给领导写好了假条。请你务必晚上到我家!’

韩冰虹在吕新的监视之下只能无奈地发出了指令,而此时的韩冰虹家中,吕新手持教鞭,已经迫不及待地为了他的训练之旅做着准备,李氏姐妹,白艳妮,加上今天刚到韩冰虹家的于霞,当然还有韩冰虹,5个女人此时站成一条直线,分别穿着5种颜色的连裤丝袜以及对应颜色的塞口球,蕾丝胸罩。

‘全体都有,听我口令,原地踏步走,一,一,一二一,注意要脚尖先着地啊,谁走的不标准要挨教鞭的。’

一个大厅里回荡着啪啪的丝袜脚踏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吵得楼下的小花都不能好好写作业了......

至于韩冰虹和高洁,嗯,以后还是姐妹,还是那种很亲密的!

© 2018 WWW.WSAV.C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
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址
内容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