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数据
如果30秒钟内没有加载完毕,请您刷新网页!
温馨提示: 为了您能够获得更好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下载 Google Chrome (点击这里就可以下载) 访问本网站 (下载链接 由新浪提供 请您放心下载) !

正在阅读: 住院的生活

大丑住了半个多月院,把他闷坏了。半个月中,老周头和下棋的老头们常来看他,都说了不少吉利话。众女象走马灯般地陪他。为他着想,她们还专门雇个男人照顾他。主要是服伺他大小便的。众女虽与他关系不凡,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谁都不好意思表现出来。毕竟不是自己老公。总有些顾虑的。

住上半个月,大丑能下地走动了。尽管只是拄拐蹒跚的走,比起缠绵病榻,天天望棚,毕竟是两个世界。打开窗户,让风吹过来,大丑精神一振,象小鸟出笼般的欣喜,欢悦。想到这些日子,如同恶梦一样。他摸摸被打之处,凶手的阴影便袭上心头。他冥思苦想,想了好久,始终想不起那个人到底是谁。自己长这么大,好象没得罪过谁。多大的仇恨,要用棒子解决。如果这回自己真的没命了,不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幸好自己命硬,经得住严峻的考验。

终于医院允许大丑回家了。大丑兴高采烈,兴奋地叫出声来。出院那天,众女都到了。那个院长专门来送他,态度极为友好。大丑自然知道他是冲倩辉的面子。

这次的医药费自然不低,在院长的特批下,少花不少钱。大丑不想让别人掏钱,自己又不是没钱。然而身不由己,躺在床上,怎么去取钱呢?找个人帮忙吧,找谁呢。钱财这东西,还是少找人的好。再说,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老底。在这种情况下,由水华与倩辉掏了绝大部分,余下由别人分摊。大丑很不舒服,如坐针毡。一再表示,出院后,要挨家还钱。众女听了,只是笑笑。她们根本没有让还钱的意思。更有人想,你一个小白人,赚钱有限,暂时你是还不起的。

回到家,万事如意。看什么都顺眼。医院那股味,使大丑的嗅觉受到严重影响。那股味,常使大丑疑心自己变成药瓶子了。自己也在散发那股味儿。

回到家,按医生吩咐,正常吃药,加科学的饮食。做饭的事,落到春涵身上。这位大美女,做饭时,手忙脚乱的,老出毛病。不是菜太碱了,就是把米煮硬了。春涵因此发窘。幸好大丑很能体谅人,从不嘲笑。还很和气地指出做饭的秘诀。在大丑的指点下,春涵学得很快。至少做出的东西能叫人安静地吃下肚子。

众女隔三差五地来看他。好吃的东西络绎不绝。大丑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同时,大丑也发现各人的眼神中有种怪怪的东西。像是怨恨,像是不满。这是怎么回事呢?大丑没有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天早上吃过饭,春涵打算出去转转。看有什么好工作或好差事适合自己干。这么大的人,总不算天天闷在家里,得出去赚钱。她担心大丑,大丑拍拍自己胸脯,安慰她说:你尽管去吧,我没事了。你看我,壮得象老虎。当时大丑正象吃东西,吐字不大清,老虎两字,念出来倒象老鼠。听得春涵抿嘴儿笑了。大丑不知原因。见她笑得好看,自己也跟着傻笑了。春涵的笑,能叫人男人销魂。

春涵穿戴好,一开门,小君来了。二女相互打个招呼,春涵走了。

大丑坐在沙发上,笑着看她。小君坐在离大丑最远的沙发上。见大丑的笑容中有骚扰的意思,便避开了。

结婚以后,你过得还好吧?有没有想我。大丑没话找话。

结婚还不是那回事,还没有以前有意思。真是闷死了。过两天,我就上班去。还是在单位有意思。小君叹口气。

你还没回答我,想不想我呢。大丑强调关键问题。

小君白他一眼,说道:我现在可是有夫之妇。不象以前那么随便了。我不能给老公戴帽子。以后,你不能对我有什么想法。要不,我再也不理你。

听得大丑有点心酸。他永远忘不了跟她一块儿的日子。那时,她对自己热情如火,现在则相反,令他想起冬天来。

大丑说:坐得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了你吗?快过来。

小君微笑着摇头。大丑没法,只好自己站起来,向她走去。这时大丑不用拐走路,脚步有点发飘。走两步,身子一斜,差点倒了。小君忙站起来搀扶。

两人一起坐下。大丑喘过几口气。说道:你身上和以前一样香。闻起来真爽。

小君听了,收回自己胳膊,向旁边挪去。大丑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远离。嘴上说:我有那么可怕吗?我现在这样子,想犯罪也没有能力呀。说着,自己都笑了。小君听了,打量一下他,一想也是。就不再挣开自己的手。

大丑望着她,说道:小君,你以前爱过我吗?。小君睁大眼睛望着他,犹豫一下,点点头。大丑满意地笑了笑,说道:我对你要求太高了。象你这样的姑娘,爱我一回,我也该知足了。又何必要让你天天陪我呢。而且,你找到好人家,我应该为你高兴的。嘴上说得洒脱,语气中尽是酸味儿。

小君正色道:我爱你有什么用呢?我要的,你给不了我。就算我要嫁给你,你肯甩掉女朋友,娶我吗?还有,我来问你,上医院看你的那些女人,跟你都什么关系?真是你的领导,朋友吗?鬼才相信。说着,一脸的愤怒。

大丑真想解释,又不知怎样解释才好。解释不好,会越描越黑。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呢?他心里也没有谱。

静了一会儿,他拿起她的手,很响亮地亲一下。说道:小君宝贝儿,这些日子我好想你呀。多少次想找你去。始终不敢,怕惹你烦。我心里也是爱你的。

小君宝贝儿,这称呼一出口,小君不由全身抖了一下。这个词是两人在床上抵死缠绵时,大丑常用的一个名词儿。每次都令小君心里无限甜蜜。这时,她冷不丁一呆。

在这一瞬间,大丑搂过她,在她的俏脸上亲几下。这一亲,小君便有点受不了,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接着,大丑的嘴已印在她的小嘴儿上。还是那么软,那么香。彷彿又回到从前。

大丑先是以唇触碰,磨擦,吸吮。然后把舌头向里伸。小君本能地抗拒着。不肯张嘴。大丑的舌头只好在小君的牙上打转。

大丑的手也来帮忙。一手搂腰,一手放在她胸上,对两只大奶子做深入的研究。真好,弹性十足,比皮球还好。按一下,又反弹。那么挺,跟山峰相似。在胸前形成诱人的风景。形状之美,曲线之畅,令人叹为观止。

隔着衣服,一阵阵暖意和着香气传来。大丑深吸气,享受着嗅觉上的美感。别看隔衣,大丑很准确地便捏住两粒乳头。在上边揉着,拨着,撩着。很快,那东西便骄傲地挺起来,硬起来。大丑分明感到它的变化。心里非常得意。

在大丑的挑逗下,小君呼吸加快,声音粗重。显然性欲抬头了。在她张嘴要发声时,大丑的舌头已然长驱直入。跟她的香舌绞在一起。不依不饶,如胶似漆的。令小君一阵阵的迷醉。她本能地渴望那根男性的象征,插入自己的泉眼。此时,她的小洞已经春水流了。

大丑很熟练地解开小君的衣扣,将乳罩上推,那两座尤物便白光灿然地出来了。象两只明灯。大丑松开小君的嘴儿,低头一瞧,他笑道:好迷人的喳喳。说罢,两臂从她后边伸过,在乳房上大做文章。把乳房尽情玩弄,弄成各种形状。两粒乳头粉红可爱,硬如花生。

一只手下滑,钻进裤子,探入裤衩,在毛上爱抚几下,便按着小豆豆。在小君忘情地呻吟声中,食指已塞入娇嫩的花瓣中。那里已经是汪洋大海。

大丑上下其手,轻咬着小君的耳唇,急切地说:小君宝贝儿,我真想操你。我好久没有操你的屄了。让我操屄吧。

小君哼着,推着他的手道:不行,不行,你现在不行。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你不要命了吗?。大丑一想也是,于是欲火下降。但他没有放手,依然忘我地工作着。过不了操瘾,过过手瘾也是好的。

嘴上还问:小君,等我病好了。你还让我操你吧。象以前一样,操得你真淌水。

小君脸红如霞,摇头道:不不不,那不行。我不能再那样了。我得当个好女人。

大丑笑道:当好女人有什么好的。好女人,哪有被操的快乐呀。

两人正玩着,说着。这时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二人一惊,急忙分开。

大丑高声问:谁呀?。这声音中充满了气恼。来的不是时候。

是我,快开门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大丑望望小君,小君正以最快的速度整理衣服。脸上还红着,明媚的大眼正对大丑瞪着。显然是对大丑刚才的非礼有意见。

大丑已听出是班花的动静。见小君收拾好了,才慢慢地去开门。门一开,班花一脸笑容地进来。看一眼大丑,说道:你恢复得挺快的。这么快就不用拄拐了。大丑关上门,说道:大家这么关心我,我能不快点好吗?不快好,对不起大家。

班花见小君在,跟她打招呼。大家坐下,闲谈起来。小君听着话,很少说话。班花见小君眼角眉梢,都带着春意。看大丑时,神情是既羞又乐的。她起了疑心。

小君坐不一会儿,便告辞离开。大丑送她出门,在关门的一刹那间,对小君挤了挤眼睛。小君撅撅嘴,狠狠白了他一眼。

大丑过去坐在班花身边,说道:老同学,我生病以来,谢谢你常来看我。到现在我才知道你对我一往情深呀。可惜明白得太晚了,要不,你早是我老婆了。说着,做出一副悔之晚矣的表情。

班花微微一笑,说道:去去去,少臭美了。谁对你一往情深呢。我家的养的小猫小狗,要是有点病什么的,我也是这样关心的。说着笑起来了。

大丑不以为意,嘿嘿一笑,说道:有你这份心意,我宁可当小猫小狗了。说着,握住她白嫩的手。班花轻轻挣开,目不转睛地盯着大丑,问道:她跟你什么关系?。

大丑故意装傻,反问:哪个她呀?。班花向门努努嘴儿,说道:就是刚才走的那个杨小君呗。大丑很轻松地一笑,说道:是我的同事呀。你不是不知道。

班花凝眉,说道:我才不信呢。总觉得你俩关系不一般。

大丑脸上做出神秘的样子,问道:你真想知道吗?。班花点点头。

大丑伸手示意,让班花把耳朵凑过来。班花听话地做了。大丑伸嘴在脸上一亲,低声笑道:我跟她的关系,就象你跟我的关系。明白了吧?。

班花脸一红,说道:我早猜到了。不过,想让你自己说出来。也真怪,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跟你乱来。她看起来象个正经的女人。

大丑哼地一声,搂住班花,说道:你不也漂亮,也正经吗,不照样……。话没说完,便吻住班花的嘴儿。

班花大吃一惊,使劲推开他,怒道:不行,我不是说过吗,咱俩不能再乱来了。大丑说:我也不想怎么样呀,不上床可以,亲亲你还不行吗,求求你了,颖丽。你还记得咱俩在床上的事吧。真是美死了。你不也很爽吧。

一提起那事,班花眼前顿时想起那羞人的场面来,时而是大丑趴在自己身上耸动,时而是自己跪在他脚下,给他口交。把龟头舔得透红,还多次把他的精液吃到肚子里。说实话,无论是怎么个亲热法,自己的感觉还是很美的。

自从两人划清界线后,自己再没有那样的快乐了。虽与老公天天同床共枕,翻云覆雨,但老公的家伙,不能与大丑相提并论。无论是长度,粗度,硬度,强度,以及插入后所能达到的深度,令女人激动的程度,操屄的速度和力度,都属于两个档次。好比自行车与摩托车,是不能比的。

在她的潜意识里,真希望再次拥有极乐的机会。而保守的思想,却令她对大丑望而止步。要不是大丑这回遭遇大的变故,自己是无论如何不能与他见面的。她怕见面后,自己经不住诱惑。重新堕入性爱的深渊,不能自拔。迟早连幸福的家庭都要被毁的。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感情上需要的是一个男人,而在肉体上却需要另一个男人。这样的女人是不是很淫荡,很不可救药。

在她乱想时,大丑已经开始进攻了。小心地亲吻她的脸蛋,双手在奶子上乱摸。班花长得秀气,乳房也秀气。虽不如小君大,摸起来也挺爽。今天她穿着裙子,这就大大方便了大丑的活动。

一手在大腿上徘徊着,好光滑,好肥嫩。接着便进了裙子。在小穴的外边,裤衩上,有节奏地搔着,按着,抠着。没几下,那里便湿了。溪流把大丑的手弄得溜滑。

大丑在班花的脸上一亲,笑道:颖丽,你发大水了。要不要我来救灾。

班花羞道:不用。脸上泛起迷人的红晕,美目撩人,小嘴张合着。

大丑辛勤工作着。把班花的衣服脱掉,露出秀气,白净的身体。看她在自己的挑逗下乳房颤动着,小腹起伏着。肉洞的流水弄湿了大腿。

大丑让班花躺在沙发上,自己搬把椅子,坐下来,把肉棒掏出来,让班花舔着。手还不老实,不是摸奶,便是插进肉洞里摸弄。要不是医生反复叮嘱,在病好前不能做爱,大丑早把这肉棒操进她的屄里了。

班花张嘴啯着大丑的鸡巴。下身不时传来被摸的快感。班花的功夫当真不凡。只见她侧卧着,一手把棒,让棒子在嘴唇间滑动。把棒子套弄得直响。又用舌头在肉棒上上下纷飞,把肉棒舔得干干净净,杀气腾腾。龟头又大又红,象一只要吃人的野兽。

大丑喘着粗气,手指在班花的屄里不断进出。想不到不一会儿,班花便高潮了。涌出大量的淫水来。大丑站起来,在班花的嘴里,象插穴一样,插了一会儿,预感到快要射时,才抽出来。

虽然享乐重要,但身体更重要。非常时期,只好非常对待。享乐也不在这几天。日子长着呢。

两人整理好衣服,打扫好现场。休息一会儿,班花突然说:我最近听到一点风声,说公安正在调查一个叫刚哥的人。听说他组织一个什么俱乐部,叶如莲也有份。说不定哪天,他们就得被抓。你没有参与吧?。

© 2018 WWW.269SE.C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
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址
内容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