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数据
如果30秒钟内没有加载完毕,请您刷新网页!
温馨提示: 为了您能够获得更好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下载 Google Chrome (点击这里就可以下载) 访问本网站 (下载链接 由新浪提供 请您放心下载) !

正在阅读: 大方的嫂子

阿雄跟小慧结婚没多久,觉得应该把握时光,即时行乐,莫待年华老去时,就力不从心了,阿雄有感而发,妻子小慧也颇有同感。今年农历年前,阿雄的大嫂素玫,除夕前五天便先下来南部,并住在阿雄的家。

在第二天晚上,大嫂叫小慧到她房间,两个女人在大嫂房间谈了很久,偶尔还传出笑声,似乎谈得很高兴的样子,接连两天都这样。阿雄看她们妯娌两人相谈甚欢,相处得非常融洽,也非常高兴。晚上阿雄好奇地问妻子小慧:‘你跟大嫂都谈些什么?’小慧轻描淡写地回答:‘都是一些女人的话题,不便跟你这个大男人说。’然后便开始挑逗阿雄(当然免不了一场雨水之欢)。隔天晚上,小慧跟阿雄说:‘今晚我想去逛xx百货公司,你不用陪我,你陪嫂子在家好了。’阿雄好奇地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

小慧笑而不答地带着两个小孩出门。嫂子弄好了晚餐便叫阿雄吃饭,阿雄看嫂子穿着百褶裙在做家事,就起了淫念,好想看百褶裙内的风光,阿雄心想:‘小慧不在家,刚好!’于是就把当年在玲玉阿姨家的那一套再拿出来用。阿雄假装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上,然后弯腰下去捡,藉机看看大嫂今天穿什么样子的内裤。‘哇!果然是成熟的女人,穿的是前面缕空的米白色蕾丝三角裤,连黑色阴毛的部位都看到了’阿雄心中赞叹,这时阿雄的下面也立刻起了反应。

嫂子替阿雄添饭时,似乎有意无意地露出衣襟内的风光,雪白细嫩的肌肤及迷人的乳沟,着实让阿雄好想伸手去抓。吃完饭后,阿雄和嫂子坐在客厅看电视,阿雄一直想和嫂子讲话,可是却想不出话题,没料到嫂子先出声了:‘和小慧婚姻生活好吗?’阿雄回答:‘很好啊。’嫂子又说:‘阿雄,小慧今晚出去,叫你陪我在家,是要我跟你谈一件事,而她不在场比较不会尴尬。’阿雄好奇地问:‘什么事’嫂子转向阿雄,同时将双腿的开口向着阿雄,然后说:‘这件事我已经和小慧谈妥了,她没意见。’阿雄笑着回答:‘只要小慧答应就可以了啦。’嫂子说:‘不,还须要你同意。’

嫂子看阿雄一脸狐疑,便接着说:‘你有没有听过换妻游戏!?’阿雄似乎有点明白的说:‘有啊!网路上还好多人谈论呢,我还下载了一些文章。’嫂子见阿雄并不排斥,于是直接问阿雄:‘那你想不想试试看?’阿雄以开玩笑的语气回答‘跟谁啊!’嫂子立即回答:‘跟我!’阿雄对这突如其来的回答不知该如何回应,但心里却很高兴:‘我可以和嫂子上床了!’约莫沉寂了半分钟,嫂子又说:‘你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好了,就等着你点头。’阿雄又怀疑地问:‘小慧愿意吗?’

嫂子回答:‘我跟她说了两天,并且保证不会让她难堪,她同意了,就看你了,反正肥水也没漏到外人,都是自家人。’嫂子还没等阿雄开口便接着说:‘你怕吃亏啊!’说着便将腿翘起来,在阿雄面前交叉着,同时将百褶裙往上拉,故意露出大腿给阿雄看,并伸出手抓着阿雄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日子就在除夕晚上。’晚上睡觉时,小慧换了一件粉红色低胸长度到膝盖的半透明睡衣,胸前的一对乳晕依稀可见,下面穿的红色低腰三角裤更是明显,看得阿雄的肉棒顶得半天高。

小慧微笑着对阿雄说:‘今天晚上买的,好不好看?!’阿雄不禁上前抱住小慧回答说:‘你摸摸你的宝贝就知道了!’小慧伸手握住阿雄的阴茎,边柔边在阿雄的耳根轻轻地说:‘你的弟弟好像很喜欢哦!’阿雄拥吻着小慧,双双倒在床上,阿雄边吻着小慧边伸手隔着小慧的三角裤轻轻地按摩她的玉门。小慧被阿雄这样挑逗,两腿不自主相互摩擦,淫水也慢慢地流出来。不一会儿,小慧声音低沉地说:‘吸我的ㄋㄟㄋㄟ。’阿雄便掀起小慧的睡衣,翻身俯卧在小慧的上面,吸小慧的乳房,同时用他的硬挻的肉棒子隔着小慧的三角裤不停地顶她的阴道口。不久阿雄用手搓柔着小慧的双乳,嘴巴慢慢地往下吸吮,双手也抚摸着小慧的全身。

当吻到了小慧的三角裤时,阿雄看到小慧的内裤底已被她的淫液浸湿了,知道小慧阴道已经很湿了,便帮小慧把睡衣脱了,然后边吸小慧的三角地带,边慢慢地将小慧的内裤往大腿褪,每往下褪一点,阿雄就下一点吸吮,当小慧的耻部完全裸露出来时,阿雄的脸疯逛地在小慧的阴毛上摩擦。

接着阿雄便把小慧的三角裤整条褪去,然后伸出舌头黏吸小慧的淫水,搞得小慧忍不住嗔声地说:‘嗯~人家要,快给人家!’阿雄再度俯卧在小慧的身上,吻着小慧的耳根、脖子,小慧也用手握着阿雄的阴茎使其插入她已氾滥的蜜穴中,插进去后阿雄也慢慢抽插,然后逐渐加快。大概插了五、六十下时,阿雄拔了出来,正在享受的小慧有如被浇了一盆冷水,娇嗔地说:‘讨厌,人家还没到!’阿雄说:‘我快射了,我戴保险套。’‘不用啦,人家还在安全期啦!’

小慧有点靦腆地说。阿雄于是又压在小慧上面,小慧也很快捉住阿雄的那一根,插进她那仍在性饥渴的蜜穴,阿雄继续抽插,还不到五分钟就把精液射在小慧的阴道中了,阿雄没有抽出来,他让他的阴茎留在小慧的阴道中,享受着小慧的阴道一缩一缩地吸他的阴茎,阿雄最喜欢这种吸吮的感觉。休息了一会儿后,小慧用把玩着阿雄阴茎,然后问阿雄:‘今天晚上大嫂有没跟你说些什么?’阿雄用手抚摸小慧的阴唇,然后俏皮地说:‘说你有不同口味的热狗可以吃喽!’小慧娇羞地说:‘讨厌!’‘你答应了!?’小慧接说。

阿雄说:‘反正又不吃亏,而且光想就够刺了,是很想试一试。’只想到这里,阿雄的阴茎又勃起了,阿雄继续说:‘不过在除夕前,我要先把你爽个够,免得给人家占便宜了。’刚要插的时候,阿雄突然想到小慧的安全期问题,于是问小慧:‘除夕那一天,你还是安全期吗?’小慧回答:‘这个我有跟大嫂讲过,大嫂说可用保险套,叫我放心,如果还不放心,除夕两天前就可以先吃避孕药,避孕药今天已经买了,明天我就开始吃了。’

阿雄故意逗小慧说:‘那从今天起到除夕我都不必戴保险套喽!’小慧连忙解释说:‘不行,还是要戴,避孕药只是多一层保障!’阿雄笑着说:‘好啦,知道啦,不过在除夕前我先要把爽个够。’接着阿雄贴近小慧的耳朵小声的说:‘要不要吃老口味的热狗。’

小慧用食指压一下阿雄的鼻子,然后转了个方向(跟阿雄刚好呈六九姿势),面向着阿雄的肉捧子开始吃了起来,阿雄看着小慧的耻丘在眼晃呀晃,忍不住地凑上去黏吮。只听到小慧轻轻一声‘哦!’,便将双腿微张,阿雄看到小慧的淫水混着刚刚射的精液从小慧的阴道口流了出来,赶紧凑上去吸吮,这是人间的圣品。再玩了这一次后夫妻两都累得马上睡觉了。就在除夕前一天,阿雄也从台北下来了。两人很有默契,都没谈换妻这档事,免得尴尬。大哥也很有风度,从不盯着小慧看,倒是小慧有点不敢面对大哥。

那天晚上(即小年夜),阿雄为了养足精神及体力,还不到十点多就上床睡了,也没有跟老婆行房。不过躺在床上是左翻右翻都睡不觉,到了深夜一点,阿雄起来上厕所,经过嫂子睡的房间,好像听到嫂子的声音,阿雄想听清楚些,于是蹑手蹑脚地来到房门边,将耳朵贴在房门上,‘果然是嫂子的呻吟声!’

阿雄心想,阿雄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到明天晚上也可以和嫂子做那档事,下面也不自主地胀了起来,又不好叫老婆起来。一个念头闪过了阿雄的脑海:‘嫂子的内裤!’于是又蹑手蹑脚地来到后阳台,果然看到一件不属于老婆的三角裤晒在衣架上,还湿湿的,阿雄先欣赏一下子是一件浅肤色,正面有一斜线,斜线下边是缕空的蕾丝,还绣了一朵花;斜线上边则是不透明的,上面也绣了一只蝴蝶。阿雄欣赏后便拿下来,套在阴茎上开始自慰起来,不到五分钟就射了,精液全射在嫂子内裤上,阿雄也没冲水直接挂回去,因为是在三角裤内侧,挂在衣架上并不明显。

阿雄泄欲之便回房睡觉,经过大嫂房间侧耳倾听,己安静无声,到房间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了。隔天阿雄睡到九点半多才起床,问小慧大哥他们起来了没,小慧告诉早起来了,刚刚才下楼到妈那边(注:阿雄的母亲住同一栋楼的二楼)。阿雄梳洗完,吃过早餐,便带着老婆到母亲那里。晚上吃过丰盛的年夜饭后,大伙依习俗分发红包,同时看电视特别节目。到十点时,嫂子依先前计画,藉口要通宵打牌,怕影响到小孩睡觉,告诉阿雄母亲要把小孩留在她那,并且催促小孩赶快去睡觉。大嫂也哄着小孩:‘早点睡,明天才要带你们去百货公司玩。’

然后四个人就回阿雄家。进门后,大嫂便催促阿雄夫妻先去洗澡。阿雄对着小慧说:‘你先洗好了。’嫂子听到便催促阿雄说:‘哎呀,这样一个一个洗,要洗到什么时候?都老夫老妻了,还害臊啊!’说着便推着阿雄和小慧一起洗。大嫂看小慧睡衣外面还罩睡袍走出来,便对着小慧耳朵说悄悄话,然后对着阿雄你们在房间等我们,说完便拿着换洗内衣裤,和大哥进浴室。

进到房间,阿雄问小慧:‘嫂子刚刚跟你说什么?’‘嫂子刚刚要我脱掉睡袍,只穿内衣裤和睡衣就好了’小慧边说,边脱去睡袍。小慧紧紧抱着阿雄躺在床上,并跟阿雄说:‘人家好紧张哦!’‘嫂子怎么说服你的?’阿雄也紧紧抱着小慧问说。小慧就把大嫂告诉她的经历说给阿雄听,阿雄听完后说:‘原来大嫂己经参加过两次换妻聚会了哦,难怪这么大方,而且一点也都不紧张。’

一会儿大嫂和大哥分别穿着睡衣和内衣来到阿雄的房间(现在两个女的都是穿着内衣裤再加一件睡衣,两个男则只穿内衣裤),为缓和气氛,大嫂又折回她房间拿了一付扑克牌来,并提议说:‘我们先来玩桥牌,输的人脱一件。’还没等嫂子说完小慧便地说:‘我不会玩桥牌。’阿雄转向小慧说:‘我们蜜月时我不是有教你玩过了吗!’小慧小声地说:‘我忘记了。’‘没关系,那我们玩检红点。’大嫂说完看看小慧,然后接着说:‘输的人,不管输几分,只要输分,就脱一件,只要有人脱光就结束,并由那个人选择房间,好不好?’

大嫂看看大家没意见,就放好牌要大家抽大小,结果嫂子抽的牌最大,嫂子当尾家,大哥当头家发牌,结果这一局下来,阿雄和小慧都输了,阿雄和小慧(由其是小慧)羞涩地各脱了一件,阿雄看小慧脱下睡衣后,秀出内衣裤时,下面就立刻站了起来。下一局是阿雄当头家,这期间阿雄不时偷瞄大哥的那个地方,好像也是鼓鼓的,阿觉有点吃亏,结果这一局嫂子和小慧输了,两人都各脱一件。

当小慧脱下胸罩,露出高挺、富有弹性而且还算丰满的双乳时,阿雄注意到大哥有在偷瞄老婆,看到小慧只剩一件三角裤(虽然不是很性感),更是感到吃亏极了,心里嘀咕着老婆怎么老输牌。

第三局换到小慧当头家,这一局阿雄也不时的打量嫂子,嫂子虽然身材比小慧稍微胖一点,不过也是一付爽起来很棒的样子,但当焦点移到嫂子所穿的内裤时,心中失望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我自慰的那一件吗?!怎么不是那一件前面缕空的米白色蕾丝三角裤。’结果这一局,小慧和嫂子赢大哥,阿雄则刚好不多不少。现在只有大嫂还有两件,其余的都只剩一件,第四局可能就是最后一局了。第四局,阿雄一看牌,心里暗道:‘这一局脱定了。’

甘脆打快一点,免得小慧只穿内裤秀那么久。结果这一局大嫂一吃三。阿雄很干脆的将内裤脱掉,顾不得自己那一根己经翘得半天高了,眼睛瞄向大哥那边,大哥那一根果然已经挺得直直的了,再看向小慧那边,小慧脱掉内裤后,露出黑黑阴毛的三角地带,看着小慧那个地方马上要被她对面的那一根插,百感交集及而且不舍。

大嫂看着大家脱完后说:‘有人脱光了,那牌局就结束了,现在就请脱光的女士选择房间。’小慧低头小声的说:‘我要在这里!’等小慧说完,大嫂便牵着阿雄说:‘我们也去我们的地方’。阿雄有点犹预,但随即被嫂子拉出房间。来到嫂子房间,嫂子让阿雄坐在床上,开始在阿雄面前慢慢胸罩脱下,嫂子的胸部比小慧丰满,乳形也相当漂亮。接着嫂子走到阿雄面前,阿雄伸出双手轻抚嫂子的乳房,然后嫂子也伸手扶着阿的头,阿雄便将嘴凑上去吸吮嫂子的乳头,同时两手开始她身上四处抚摸。

没多久阿雄双手慢慢往下抚摸,当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嫂子的圆臀时,便把嫂抱近并搓揉着她的臀部,然后便开始慢慢将嫂子的内裤往下脱,嫂子也配合着扭腰摆臀。

当嫂子露出三角地带的阴毛时,阿雄便抱着嫂子,让嫂子躺下来,自己也翻身伏卧在嫂子的下半身,然后继续将嫂子的内裤往下脱,就跟小慧一样,边脱边亲吻,耻丘→鼠蹊部→大腿→小腿,直到完全脱去,然后再回头将脸埋在嫂子的阴毛里磨磳。一会儿嫂子说:‘要不要来个颠鸾倒凤的招式!’阿雄转个一百八十度的方向,让自己的阴茎对着嫂子的嘴巴,同时也对着嫂子的阴户开始吸吮,而且不时伸出舌头往嫂子的阴户里搅动。

没多久嫂子身体开始扭动,并不时地发出低声的呻吟,这时阿雄看嫂子的淫水直流,觉得是插进去的时候了,于是转过身来问嫂子:‘要不要戴保阴套?’嫂子回答说:‘我己经结扎了,你放心地插进来吧!’

然后将双腿张开,于是阿雄握着自己的阴茎,对准嫂子的阴门慢慢地插入,嫂子的阴道比老婆稍宽,再加上淫液四溢,显得非常滑溜,因此阿雄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刺激而能更为持久。

阿雄大概抽插了五十下后,双手扶起嫂子,变成嫂子面对面地坐在阿雄的阴茎上,这样使两人的下体更为紧密,然后阿双手抱着嫂子屁股,让嫂子做上下运动,约莫做了二十下,阿雄感觉到嫂子的淫液分泌的更多了。

又做了十几下后,嫂子要阿雄躺下,然后跨坐在阿雄的阴茎上,上下地套弄阿雄阴茎,阿雄也用双手搓柔着嫂子的双乳。受到嫂子阴道的刺激,阿雄忍不住抱着嫂子,同时抬起臀部配合嫂子的上下运动抽插,这时嫂子也开始低声呻吟。

听到了嫂子的淫声,阿雄更加快抽插的速度,而嫂子的淫叫声,也由低声的‘嗯……!’变成‘哦……!哦……!快,我快丢了……’没多久,阿雄用力往最深处一顶,接着精液全射在嫂子阴道深处,然后紧抱着嫂子享受着余韵。

© 2018 WWW.269SE.C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
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址
内容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