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数据
如果30秒钟内没有加载完毕,请您刷新网页!
温馨提示: 为了您能够获得更好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下载 Google Chrome (点击这里就可以下载) 访问本网站 (下载链接 由新浪提供 请您放心下载) !

正在阅读: 孕妇惠子

(1)产检

惠子挺着三十六周的大肚子,晃进了护士更衣室。

她开了衣柜,取出已经穿了五个多月的孕妇护士服,伸手到背后将她橘红色连身孕妇装的拉炼拉到底,把衣服整件褪了下来。她感觉到腹中的宝宝踢了她两下,低头伸出双手抚摸只裹着一层孕妇内裤的浑圆肚腹。她摸了几下,右手不自觉地顺着腹部的圆弧滑了下去,轻轻摩擦着白色孕妇内裤里面微微胀大的阴蒂。

她转头看着墙上镜子里,高佻的自己只穿着Y背开前扣的华歌尔胸罩和只盖住一半圆滚滚大肚子的孕妇内裤。惠子放在内裤裤裆上的右手按压的力量越来越大,她感觉自己热胀的阴唇中间,有滑腻的润滑液涌出。

正当两眼微闭的她想把胸罩的前扣解开时,更衣室的门被人碰地打开,铁柜后春心荡漾的惠子警醒过来,以最迅速的动作穿上孕妇护士服,从铁柜后探出头来,一看原来是和她同样挺着一个大肚子的婷瑜。

惠子和她打个招呼,走了出来。一边懊恼着她进来的真不是时候,让自己的春梦嘎然而止。惠子抓了抓肩膀上的胸罩肩带,将Y型肩带往两侧调整,接着双手又移到臀部,隔着护士服伸入紧裹住屁股的孕妇内裤裤缘,手往下拉,大腿微微张开往下蹲,让原本翻卷在大腿根里侧的裤缘服贴地包裹住她湿润的下身。惠子对着镜子理一理头上的短发,绑好背后的带子,走出去和同事交班,她弯腰双手撑在桌上,孕妇护士服紧贴着她背后的曲线,Y形的胸罩肩带和腰际、大腿根的孕妇内裤边缘清晰可见。

白班总是每天最忙的一班,惠子忙到十二点半才有时间坐下来吃饭,吃完饭她想起和妇产科杨医师的约定,跟婷瑜说要去门诊作产检,婷瑜问她︰‘门诊不是十二点就结束了吗?’她告诉婷瑜︰‘我请杨医师找没人的时间帮我仔细检查,半小时就回来。’婷瑜答应帮她注意病人,惠子像是得了特赦地高兴,快步去搭电梯。她边走边想着前两周杨医师帮她产检做内诊时,跟诊护士告诉他后面没病人了,他要那护士去病历室调一大堆研究用的病历,那护士走后他在她阴道口的手有意无意地摩擦着她的阴蒂和大阴唇,让她有点要飘起来的感觉,忽然他站起来,俯身吻她,惠子吓了一跳,来不及闪躲,他热情的唇让她头晕起来。

惠子和杨医师早在他当实习医师,她还是护生时就认识,杨医师曾经找她去露营,第一天晚上他就拉着她到林子里去,猴急地爱抚她,惠子对他颇有好感,低声喘气,扭动着身子任由他上下其手。最后一晚他的阴茎正在她的阴道口徘徊,她呻吟扭动着正要让他进去时,好几道手电筒的光束忽然照在两人身上,狼狈的他们被大家嘲笑了一晚。后来杨医师毕业去当兵,两人就失去联络,直到惠子结婚怀孕,要找个本院的妇产科医生做产检,赫然在门诊表里看见他的名字,她就一直在他门诊作产前检查。

杨医师初见她有一丝尴尬,但她落落大方,两人马上像当年一般熟稔,惠子觉得他每次似乎都有意无意地想挑逗她,但她总忍下来。那天他的举动让她措手不及,呻吟着喊道:‘杨,你不要这样嘛’但她三十四周的大肚子却忍不住摩擦他西裤下勃起的阴茎,两个老情人终于把当年爱做却没做的事给做了。完事后他告诉擦拭好下体正在穿内裤的惠子下次两周后的中午十二点半之后再来,他会把跟诊的护士支开。

惠子好不容易盼到这一天,看表都十二点三十八分了,她几乎是跑进了产科门诊,杨医师早等在那儿了,两人拥吻起来。他隔着她的孕妇护士服,摸索着她胸罩和孕妇内裤微微凸起的线条,她则不住摩擦他裤裆里的阴茎,虽然现在一周和老公仍要做爱四、五次,惠子还是常常觉得想要,杨正好满足了她饥渴的性欲。他伸手到她背后拉开孕妇护士服的腰带和拉炼,惠子的孕妇护士服一下就溜到地上。他问惠子:‘你的胸罩好性感,是什么牌子的?’惠子喘息着告诉他:‘是华歌尔的’她的手在他的裤裆乱窜,不停揉擦他越来越粗大的那话儿,杨一手插进了她的胸罩边缘,抚弄她变的珠硬的乳头。

惠子的喘息声越来越浊重,她觉得下身发热发胀,肉缝之间黏滑的爱液随那一阵阵酥麻的电流泉涌而出。她狂乱地松开他的腰带和拉炼,褪下他的内裤,让他挺立的阳具暴露出来。他一只手在惠子胸罩里,另一手则沿她浑圆的腹部曲线缓缓滑入她双股中间,隔着那一件薄薄的孕妇内裤按压着她湿淋淋的下体︰‘小惠,你下身湿答答的好热。’惠子按奈不住,伸手解开胸罩的前扣,把他在她颈部亲吻的双唇移到她那两团丰满的乳房,迸出一声声的呻吟:‘亲我的奶,吸我的奶’他用舌头吸吮舔弄惠子硬挺的乳头和膨大充血的乳晕,一阵阵的电流由她的乳头流窜到全身,最后冲进下身。

她的子宫和阴道无法控制地挛缩起来,润滑液不断自她充血发胀的阴唇间汨汨流出来。惠子抓着他的手插进她孕妇内裤的裤裆,叫道:‘爱抚我!爱抚我!’他在她滑溜的下体揉搓抚弄,感觉到惠子的阴蒂硬胀。他一用力刺激它,惠子便爆出大声的呻吟︰‘喔….唉唷….’她全身酥软无力,只有臀部和下腹、下身绷得紧紧,一阵阵收缩。惠子跪到地上,张口含住他的阳具,吸吮起来,杨医师低声呻吟起来,抱住她的头开始用力抽送他的阴茎。她的头配合他的抽送前后摇摆,两个硕大的乳房也随着身子微微晃荡,惠子含糊地高声呻吟,双手还忙着将腰际紧裹着大肚子的孕妇内裤卷到两膝中间。她望了一下自己泛黄的裤裆,湿漉漉一片的透明黏液还一丝丝黏到她那一丛阴毛上,一手磨娑着勃起的阴蒂,另一只手剥开潮红发热的大小阴唇,使劲压着自己的子孙穴,就像平日背着先生自慰一样。

惠子再也忍受不住,颤抖着哀求他:‘杨你行行好,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干我’他双手叉住惠子腋下,让她站起来,把她膝盖间整件湿透的孕妇内裤扯了下来,抱她躺上内诊台。她抚摸着乳头和下体,声声哀求他:‘杨你的鸡巴快插进来小屄屄快爆炸了快通通我的屄’他的阴茎微微顶住她的阴唇,摩擦她胀成紫红色的阴蒂,又引得她叫起来︰‘进来顶死我,进来干死我’惠子奋力抬起上身,抱着他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身挤,她只感觉到他粗硬的阴茎撑开自己柔软溜滑的花瓣,一点一点向她身体深处推进,将她的阴道塞得饱满。惠子无法克制地大叫:‘好爽,好爽,用力干我,老娘一屄夹死你’

婷瑜看了看表,都半个多小时了,惠子怎么还不上来。自己前两天作二十八周的产检,也给杨医师仔细看,才花了二十分钟,她决定下楼去看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下楼走到漆黑一片的妇产科门诊区,婷瑜往最里面的产科诊间走去,在门口她听到像是哀嚎的声音,可又不完全像是痛苦的叫声:唉唷….唉唷….顶我….干我….。听了一会儿她的耳根红了起来,那不是惠子在叫床的声音吗?婷瑜知道隔壁诊间有一道门帘可以相通,她轻轻开了隔壁的门,小心掀开门帘一角,那短发的秀丽脸庞好不面熟,真的是惠子躺在内诊台上,修长的双腿大开悬在蹬形脚架上,英俊的杨医师全身光溜溜趴在她身上努力抽送着那根巨大的阴茎。

两人叫春的声音中还夹杂着阴茎在滑溜阴道中活塞运动发出的扑吱扑吱声音,婷瑜看的都愣住了,两三个月前老公就不敢碰我了,他都不知道我多想要…..她的腰际两股中间开始有些麻痒的感觉,要是躺在内诊台上被干的是我该有多….。不知何时她的双手身进孕妇护士服里,开始摩擦逐渐变硬的乳头和水淋淋的下体,婷瑜觉得自己全身发热,开始飞了起来。她忽然看到内诊台上的两人僵住不动,原来婷瑜恍惚间从帘后冲了进去。

婷瑜呻吟着说:‘我也要,你们继续干,让我参加我就不告诉别人’她把电动内诊台的头部放到最低,挣扎着脱下孕妇护士服、无肩带胸罩、和整件镂空的华歌尔孕妇内裤。跨坐在惠子头上叫道:‘惠子你快舔我,小穴快要烧起来了’

惠子顺从地吸吮拨弄婷瑜湿透的阴蒂和阴唇,一面杨医师的大肉棒还在她子孙穴里冲刺,两个大肚子的孕妇都一边呻吟一边搓弄自己挺硬的乳头。惠子最后只知道下身有一股暖流喷在她身体深处,跨坐在她头上的婷瑜呼吸越来越大声,他湿漉漉的下体不停流出爱液。忽然她大声尖叫:‘啊….啊惠子我好爽,我要出来了。’

惠子只觉得许多热热湿湿的东西涌进嘴里,婷瑜就瘫在她身上,三个人趴在一起喘息。惠子再睁开眼看手表时,已经下午一点四十五分,杨医师早走了。她急忙摇醒婷瑜,两个人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胸罩、孕妇内裤、和护士服,穿戴整齐,要走出产科门诊前婷瑜还将手探入惠子孕妇护士服的下摆,摸了摸她的裤裆,笑她:‘惠子你很爽吧,到现在还这么湿’惠子不甘示弱,把手放进婷瑜的领口,掏了她的胸罩:‘婷瑜你也蛮销魂的喔,乳头还像弹珠一样’

两人拥吻爱抚对方一阵,才警醒到时候不早,上楼回病房。她们两人回到病房,大家都问发生什么事,怎么去那么久?婷瑜朝惠子使了个眼色,跟大家说惠子刚刚产检时人忽然有点不舒服,休息一下之后已经没事了。众人听她说没事就继续忙碌的工作。很快交班时间就到了,白班护士交完班的就陆续下班,就剩下婷瑜和惠子因为中午做了那些事,来不及和其他人一起走,延迟了将近一小时。惠子和婷瑜终于可以下班了,两人一起走进更衣室,惠子和婷瑜的衣柜在同一排,两人又一起站着脱下身上的孕妇护士服。

惠子正要拿出她的橘红连身孕妇装,忽然婷瑜只穿着胸罩和镂空孕妇内裤就跑过来从背后抱着她三十六周的大肚子:‘惠子我好喜欢你中午那样吸我下身,我也要让你尝尝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说着就抱着惠子踏进一旁的浴室,锁好门她马上动手脱下惠子的孕妇内裤。惠子顺从地坐在马桶边缘,张开双腿,露出股间那片有黑色丛林的神秘谷,她感觉婷瑜的双唇温柔地唤起以前自己从来不知道的欲望,她没想到同是女人的唇,竟也能撩拨起她的肉欲……

她发现股间又有胀胀热热的感觉,跟和男人做爱好像差不多,却好像又有点不一样;‘婷瑜,你好会舔,都知道我的敏感带在哪里…呵…好棒’婷瑜贴在惠子阴阜上的鼻子闻到她的润滑液那股骚味,嘴巴也舔到黏滑的爱液,兴奋的嘴唇更卖力地吸吮。她发现惠子的肉缝一下下用力挛缩起来,耳朵也听到惠子‘喔呜…哦…哦…唉唷…哼…哼…’的低声呻吟,张开的双膝也微微颤抖起来。惠子忽然俯身将婷瑜无肩带胸罩的背扣拨开,双手开始播弄婷瑜挺立的乳头。

婷瑜突然受到刺激,嘴巴不禁轻轻咬啮着惠子湿暖的下体,一手伸进了镂空内裤,使劲摩擦自己湿润的阴部。两人就这样互相增加给对方的刺激,一直呻吟着的惠子最后终于捧着她三十六周的大肚子大声喘气尖叫起来。婷瑜紧贴在她阴道口的嘴巴感受到了惠子体内一阵阵涌出的温暖湿滑黏液。惠子终于停止尖叫,望着从自己双腿中间抬起头来的婷瑜,欣喜地啜泣:‘婷瑜我是不是流很多湿湿的在你嘴里?’婷瑜刚用双手自慰达到高潮,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点头。

她的嘴角和鼻尖都是微白的黏滑液体,惠子凑上去用舌头舔去那些黏液,问她:‘这都是我流的,对不对?’

她轻拥着婷瑜,两个人的大肚子摩擦着,婷瑜仔细帮惠子擦拭干净下身,拾起披在洗脸台上的白色孕妇内裤为她套好,两人这才去换好孕妇装道别回家。

惠子回到家里已经六点多,她先生早他一步到家,她弄好简单的晚餐,两个人很快就吃完了。今晚她先生要搭十一点多的飞机到欧洲出差五天,惠子七点多送他下楼去机场。两人在楼下吻别,她先生趁四下无人伸手进她孕妇装摸她一把。

‘哇怎么湿湿的’惠子脸红起来:‘人家想要吗’她先生耸耸肩就上车走了。惠子无事早早就上床睡觉,她的手还从裤裆按压了两下,可是白天和杨医师和婷瑜搞了两次,实在也很累,不一会她就沈沈睡去。

© 2018 WWW.269SE.C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
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址
内容地址